黨群專欄
黨建工作
工會活動
團委活動
紀檢監察
聯系我們 Contact Us
工會活動

您當前的位置:網站首頁- 黨群專欄 - 工會活動

致“老情人”的第三封信
2018-06-29 來源:本站 【 字號 打印

時常單曲循環著《父親寫的散文詩》:“這是我父親日記里的文字,這是他生命留下來的散文詩,多年以后我看著淚流不止,可我的父親在風中,像一張舊報紙……”。常說女兒是父親的“小情人”,自然我的父親也是我的“老情人”了。要說到寫信,這應該是第三次給我的“老情人”寫信了。

第一次寫的信,是十多年前還在上小學時,三頁帶褶皺的信箋紙寫滿了對父親的“抗意”。歪歪扭扭的漢字中夾雜著幾個堅強的漢語拼音,但是一筆一畫都在向父親宣誓:我的童年,我做主。我不想犧牲我愉快的周末,而埋頭在一堆父親“自以為重要”的課外習題中;我不愿放棄各種有趣的電子游戲,而糾結于記憶一堆奇奇怪怪“五筆字根”;我不肯放下我“淑女”的姿態,而磨刀霍霍向雞鴨;我不滿周圍的小朋友都有父母幫忙背著書包送著上學,而我卻要一個人拖著沉重的大書包“孤獨地”上學;我不要很小就離開母親溫暖的懷抱,而自己一個人膽怯地數著羊睡去……

那時的我不懂父親加重我學習負擔,是為了讓我加強競爭實力;不懂父親強迫我記憶電腦知識,是為了讓我全面發展;不懂父親把我從“男性”發展,是為了讓我更加有擔當;不懂父親為我培養的“孤獨感”,是讓我更加獨立,更像一個真正的獨生子女。

第二次寫的信,是在五年前快要高考時,九頁泛黃的信箋紙寫滿了對父親的“抱怨”。十二歲,我就離開父母到異地讀書,父親就是初一入學的時候送過我一次,在高三畢業的時候接過我一次。換句話說,這六年中的所有寒假暑假父親從沒接送過我,每次開學都要轉三次車,都是一個人拖著偌大的行李箱穿梭于各大車站,久而久之,也就習慣了。所以,我以我自以為是的“成熟”評價著父親的愛:我認為他的愛是苛刻的,是冷漠的,甚至是無力的。特別是快高考的那段難熬的時光,同學的父母都是隔三差五就來看望一次,還送了各種好吃的好喝的,各種營養品各種保健品的,看得我很是眼紅,我感覺父親對我的學習,對我的成長,對我的未來是漠不關心的。

直到畢業晚會那天,班主任問我:“你父親身體好點了沒?”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我才意識,究竟是誰對誰漠不關心。原來父親來我讀書的城市的醫院檢查身體三次,住院過一次,也找我們班主任一直了解著我的動態,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而已。父親沒有買這買那的,卻默默地為我攢著上大學的積蓄,沒有過多的問這問那,卻悄悄地為我搜集了很多大學的信息,他之所以這樣不聲不響的,只是不想影響我,而他越是這樣,他的這種父愛越是深沉,越是沉重,越是讓人心疼。

這是第三次給父親寫信,是一個在外十年的游子給父親寫的信,洋洋灑灑的幾頁紙卻寫不完對父親的“理解”。父親說過,18歲以后,他不會對我的生活和工作做太多干涉,他確實也這么做了。大學選什么專業,他都支持,只是他對我說,女兒,法學這個專業可能會苦了點;大學畢業后,是考研還是就業,他都支持,只是他對我說,女兒,畢業后直接就業可能會累了點;就業選什么單位,他都支持,只是他對我說,女兒,父母不在身邊要照顧好自己。

越是長大,越是理解父愛是細膩的。記得前段時間帶著父親去旅游了一趟。父親很細心,怕我丟三落四,為我帶了好多生活用品;怕我嘴饞餓著,給我帶了很多零食;特別怕我胃病又犯,給我帶了胃藥。特別是帶父親第一次坐索道,由于索道設備不是封閉的,他緊緊地拉著我的手,我知道他是擔心我,生怕我掉下去的感覺。我故意笑笑,調侃他:“老爸,不會吧,你是不是恐高,沒想到你這么膽小。”他摸摸我的頭,“還不是擔心你,你居然還笑老爸。”我開心地縮進父親的懷抱,和父親一起看著美美的風景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那一刻,真的感覺特別溫暖,特別幸福。

越是長大,越是理解父愛是急迫的。由于工作之后,每次放假回家都才那么幾天,所以和父母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,而父母卻越來越老。所以,每次回家他都會把我的行程安排得滿滿的,第一天來一場野味燒烤,第二天去江邊釣魚,第三天又去山上找找蘭花……吃的更是,每次都是一桌又一桌豐盛的大餐,什么雞鴨鵝肉,什么豬牛羊肉的都不重樣的,特別是為了吃個純天然綠色蔬菜,父親還弄了個房頂有機菜園,十幾種蔬菜的輪著吃,想吃什么菜自己摘,洗了直接下鍋,不得不承認,這種田園生活真的很舒服,很愜意,很自在。而恰是在這種放松的生活步伐中,卻擠滿了父親急迫的愛,他怕,他怕短短幾天施展不了他準備了幾個月的心血,我能感覺到那種急切,“時光時光慢些吧 ,不要再讓他再變老了,我愿用我一切,換他歲月長留。”其實我也想告訴他,我也怕,怕我成長速度遠遠趕不上他老去的速度,怕我還未能擔起重任,他就已經彎了腰,白了頭。

越是長大,越是理解父愛也是講究回報的。常說,兒女越是長大后,父母越像個孩子,這話一點都不假。父親有時候也會“爭寵”,如果我往家里打電話,只給母親打,父親還會“生氣”,覺得我更在乎母親,而把他晾在一邊。給父親的回報不需要什么名貴的煙酒,而是掛念的一通電話,給父親的回報不需要什么昂貴的營養品,而是一條噓寒問暖的短信。就像他種的葡萄樹上掛了第一串葡萄,他會欣喜若狂地找我分享,而我一句簡單的贊揚可以讓他開心很久很久,這或許對他來說就是最無價的回報。

這是給你的第三封信,“總是向你索取,卻不曾說謝謝你,直到長大以后,才懂得你不容易,每次離開總是裝作輕松的樣子,微笑著說回去吧,轉身淚濕眼底。”世上父愛的形式千千萬萬,而所承載的力量卻一樣沉重,一樣偉大。

   “一生要強的爸爸 ,我能為你做些什么,微不足道的關心收下吧,謝謝你做的一切,雙手撐起我們的家,總是竭盡所有,把最好的給我,我是你的驕傲嗎 ?還在為我而擔心嗎,你牽掛的孩子啊, 長大啦……”是啊,父親,你牽掛的孩子長大了。


作者:鐘升



上一篇: 堅守初心 履行使命
下一篇: 云南建投第二水利水電建設有限公司文藝隊參加集團“五一”文藝匯演
返回
Copyright © 2017 云南建投第二水利水電建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備案號:滇ICP備17006900號  
技術支持:奧遠科技
海南4+1千位 88娱乐城百家乐赌博 北京快3实时开奖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规律 扑克牌玩法与技巧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视频 快乐10分助手app下载 st股票涨跌幅度 冮西11选5五行走势图 时时彩几点开盘早上 幸运赛车规律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现在最正规的娱乐平台